来论:在“五个坚持”中确保“合村并居”不走样

摘要:6月17日,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,省自然资源厅党组书记、厅长李琥介绍,山东在农村社区建设中注重做到“


6月17日,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,省自然资源厅党组书记、厅长李琥介绍,山东在农村社区建设中注重做到“五个坚持”:坚持从实际出发、坚持规划先行、坚持尊重群众意愿、坚持稳妥推进、坚持效果导向。这“五个坚持”,是推进“合村并居”工作的准则,是省政府对农民群众做出的郑重承诺,更是关心这项工作尤其是农民兄弟的一颗“定心丸”。

依我看,这“五个坚持”,前三项是工作原则,后两项是工作方式。其中,“坚持尊重群众意愿”一项的解读是,拆不拆、搬不搬、建不建,由农民群众说了算,村民同意率必须达到95%以上才能实施,绝不搞强迫命令“一刀切”,不能增加农民负担。

尊重群众意愿,这里有一个关键词:95%。95分才能及格,这不能不说是充分尊重群众意愿。要知道,新时代的新农民,不仅维权意识增强了,他们更拥有了辨别是否、判断价值的能力,一件事情能获得95%的人认可,基本不会错。

对于政府工作来说,这是一个高标准。这意味着要获得绝大多数群众的认可,才能开始实施。而在实际操作中,需要以100%的意愿为目标,力争每一个农民理解、同意,确保让每一个农民受益。

在“五个坚持”中,“坚持尊重群众意愿”和“坚持效果导向”是主要取决于农民群众的,前者是“愿意不愿意”,后者是“满意不满意”。

“合村并居”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,要获得95%以上的农民群众的支持,必须首先获得他们的理解。当前,网络上对于“合村并居”的舆论中,持质疑态度的不少。有些专家在文章里“提醒”农民群众:宅基地收回后,就只剩下住的楼房,村庄合并节省的土地被政府用于发展工业项目,一切再与你无关。

对此,新闻发布会明确指出,复垦新增的耕地归村集体所有,连片流转用于发展蔬菜大棚、水果苗木基地等现代农业,将预留用地发展适合农村的农产品精深加工业、劳动密集型制造业、生态旅游业,拓宽农民持续增收渠道,带动农业农村发展。

这些文章理论性很强,却极少援引农民自身的说法。毫无疑问,这些文章也会对农民的认识产生明显影响,他们会产生一种抵触,甚至是恐惧:拆了房子之后到哪里去住?上楼要花多少钱?生产工具往哪里放……

其实,广东、浙江、江苏等省份都在进行着“合村并居”工作,其中浙江从2003年就开展了“千村示范、万村整治”行动;在山东省内,2019年,青岛莱西市先行一步,将861个村庄合并为142个。

“合村并居”带来什么?

也许,抛开眼前舆论场的纷扰、一些偏颇的学术观点,看看一些过去成功的经验,就不会被带节奏产生“一团糟”“不该搞”的片面认识。

早在2010年,人民日报就发表过一篇人民日报记者徐锦庚的文章,文章不长,我全文转发,或许,今天读来对你仍有启示意义。

山东德州六成村庄合并

减少4980个建制村

人民日报记者 徐锦庚

整合村庄、建立农村社区,这是山东省德州市推行“合村并居”改革的主要内容。两年来,这个农业大市中的改革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近期,德州公布了“合村并居”的最新数据:“六成村庄合并,减少4980个建制村,新建3339个社区性组织”。

对于旁观者而言,直接的改变是数据。对于改革的亲历者来说,变化却不止于此。

为什么合?

“三高两难”成了道无形的坎

说到改革原因,农民爱讲故事:齐河县安头乡有个建制村叫冢子张,总共才156户643人,宅基地面积却有320亩,人均占地近半亩,村庄破烂,村道坎坷,胡同最窄处只有1.5米。“连拖拉机也过不去,得把东西卸下来,再拿小推车一点点倒腾进院。一次村里人结婚,正赶上下雨,小轿车陷进烂泥,是被拖拉机拽进村的。”村民张义豪苦笑着说。

两年前的德州,像冢子张这样的建制村比比皆是。

山东省人口9300多万,建制村却多达8万个,比邻近的河南和江苏分别多出3.2万个和6万个。德州市农业人口占全省6.4%,而建制村数量却达8319个,占全省10%,村均人口比全省少271人,500人以下的村4756个,占57%,最小的村仅29人。全市城镇化率为38%,比山东全省平均水平低10.3个百分点。

“看得见的坎好躲,看不见的坎难迈。”村庄数量多、规模小带来的“三高两难”被认为是制约农村发展的坎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aiyang114.com/laiyang/2020/0626/63044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相关文章:
  1. [社会评论]人民日报有的放矢:确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
  2. [社会评论]全力以赴确保长江流域安全度汛
  3. [农村新闻]特朗普签署确保美国警察安全执法行政命令